以太

人人人人的的的本本质是是复复复读读读读机机机机机

故 乡

受难者骨架林立
在深夜里
只有死肉生出的磷光
魂灵四处游荡
于被摒弃者之上
从心灵之门看见 发出疑问
我走的是哪一条熟悉的巷道呢

2018-11-03

自赏辣!:

这多让人心酸啊
妈妈 妈妈
走了那么远
我只会唱首悲伤的歌
我只会唱首悲伤的歌
我从不知道这是为什么
这多让人心酸啊
妈妈

2018-11-02

我们卑微、渺小、心怀善意。我们伟大

假使满天星月被吹散
是我曾乘光掠过亿万星丛
当太阳化作一滩水 从天上泄下 我们伸手去
我们伸手去 接住太阳   
那时候极地的冰川都在沸腾

2018-10-03

夏季在漫无边际的暴风雨中衰弱
暴雨冲灭了太阳
雨是夏的葬礼

2018-08-28

低飞的鸟跌跌撞撞 像破壳的雏鸡       潮湿的乌云沫似地溅开 像翻滚的浪潮       星星突兀地闪烁 像作业里失真的句子       六月的上旬像发育残缺的巨婴 像失忆的鸟鸣

2018-08-16

炽日的消解尾随辉煌的日落
铂金的弯月在一片浅紫色里悄悄出现 身旁仅伴有一颗明亮的新星

2018-08-15

我万分痛苦。
你应知晓我痛苦的本源,无需严肃道出它的根源。今年的二月我亦需一瓶酒,哪怕上一个十月你曾给我一颗子弹。圣彼得堡萧瑟得不成样子,在你杀死我心脏那一刻失去它的本义。可惜你的心脏与我不在同一处,否则你也听得清它的哀鸣。
冬季有俄国的半年。七月份我感到寒冷,偏头望向窗外察看是否有北极罂粟。八月份的时候阳光开始吝啬,九月尾声彻底不见了踪影。十月好如沉浮在冰水中。新生的政权难掩得意之情,冲进房门来只让我看他一个人喝酒。天气冷得好像要把冰水彻底封住,我难以动弹。大概是很久以前我停止进食,被新生的政权半吊着残喘。偏偏是那回你就戴了眼镜,看出了些端倪。要来试试吗斯乔帕。大抵再也不是从布拉金斯基家的酒窖顺...

2018-06-15

我错过了很多早晨 所以他栖息在我脑海的一个年代久远的漫长车程里 有灰色深沉的雾霭 似有似无的雨      二分之一的表盘被唤作凌晨 四分之一里城市沉湎于黎明的梦境 太阳不请自来 在凌晨的白日倍感孤独 在城市的最高峰诞生 然后坠空 像是失足 像是燃烧 像是要寻回他的分量 血红得像阳光      让我想起一个漫长车程的雾霭 灰色的 深沉的 似乎是多云的天气 离晨起还有三个钟头

2018-05-19
1 / 3

© 以太 | Powered by LOFTER